宗亲姓氏血脉传承 挂堂号追溯祖籍

2020/07 03 15:02
宗亲姓氏血脉传承 挂堂号追溯祖籍 森美兰华人新村依然可看到很多张挂堂号匾额的屋子。

重新发现华族春节文化经典,除张贴春联,还鼓励挂堂号匾额,作为祖籍溯源的根据。

今天在新村的传统民居,住屋门口除张挂红彤彤的灯笼,门的上方还会挂着用红纸墨迹镶框的堂号匾额。


华人新村自二战后发展起来,华裔先辈都保留的挂堂号的文化习俗,那些堂号就代表屋主的姓氏;随着老一辈的人逐渐离世,年轻人迁移到花园住宅区,挂堂号匾额的习俗则渐式微。

今天在芙蓉多个新村,都能看见村屋门前挂着的堂号,如“江夏”、“天水”、“济阳”等,根据老一辈的人反映,堂号就像华人坚持自己的姓氏,姓氏表示一个家族的血缘关系的符号,同一个祖先繁衍后代称为宗族,名字是父母取的,家门前挂的堂号,就是一个宗亲姓氏的血脉传承。

最近亚沙仙四师爷庙特别策划发动挂堂号运动,该庙举办“新春庙会”与12个姓氏联宗会共同推介此运动,还邀请多名书法家给民众挥毫写堂号,让民众带回家框起来后,张挂在屋门前。

该庙理事希望通过此项运动,鼓励民月重新找回自己的堂号,不在做无根的浮萍。

宗亲姓氏血脉传承 挂堂号追溯祖籍 通过堂号“天水”匾额,可以猜测屋主是“杨”或“梁”姓人家。

象征族群发源地森美兰中华大会堂主席·陈永明


堂号是象征一个姓氏族群的记号,也是象征该族群的发源地,我觉得挂堂号匾额是一项很好的运动。

以前先辈渡船来南洋,经历千辛万苦,因此对祖籍有一种眷恋,落户马来亚后就在住家前张挂堂号匾额,对外表示自己的姓氏及来源地;反而年轻人对祖籍没有太大的依恋,老一辈逐渐老去或逝世后,挂堂号匾额的习惯就渐渐消失。

其实大马华裔非常团结,宗亲之间的联系会更强,如我遇到陈姓的朋友,我都会称呼对方为“族友”(方言读法:Zu Lai),大家都会比较亲近一些;同样的,当我在住家前挂着“颖川”匾额,看到匾额的人就清楚知道我是“陈姓”人家。

目前没有社团组织推动挂堂号运动,若有需要,我们考虑配合森州社团或神庙组织共同推动这项运动,或明年农历新年我们到访新村时,除了挥毫春联以外,也可能会加入挥毫堂号的项目。

宗亲姓氏血脉传承 挂堂号追溯祖籍 堂号匾额的传统逐渐消失。

应推动挂堂号运动亚沙四师爷庙理事会主席·黄振菖

以前新村家家户户都会挂堂号,每个堂号代表我们的姓氏,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多年轻人搬到花园住宅区,及老一辈逐渐老去或逝世,导致越来越少人挂堂号。

春联是祖宗流传下来的中华传统,堂号亦如此;每一年新年前夕我们都听到家家户户写春联,却没有听闻写堂号,因此我们有意发起“写堂号,挂堂号”运动。

其实亚沙新村不少板屋依然挂着堂号,但开始减少,很多重建的新村屋不再张挂堂号,因此我们希望通过庙宇举办的“新春庙会”,鼓励更多市民或年轻人在家挂堂号。

庙会我们邀请多名书法家到场,为市民挥毫,我们鼓励市民免费领取堂号,至于春联也可以领取。

让年轻人了解祖先小甘密新村村长·朱友水

小甘密新村居民挂堂号越来越少,相信是老一辈村民陆续离世,或屋子装修后没有再挂堂号。

以前新村家家户户都挂堂号,通过堂号我们可以掌握屋主的姓氏,极具传统特色。

若有社团组织推动挂堂号运动,我觉得这是值得鼓励和嘉许的事情,让新村重新回到当年的时代,也让年轻人知道自己的堂号,有助于了解自己祖先。

宗亲姓氏血脉传承 挂堂号追溯祖籍 堂号“江夏”匾额,屋主是“黄”姓人家。

堂号实例:

陈氏:颖川

林氏:西河、南安

黄氏:江夏

张氏:清河

李氏:陇西

王氏:太原

杨氏:天水

郑氏:荥阳

梁氏:安定

报道/摄影:郑德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