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体内致衰弱多病‧姐控诉辐射害死弟弟

2020/07 22 12:21
潜伏体内致衰弱多病‧姐控诉辐射害死弟弟(霹雳‧怡保30日讯)怀孕期间曾在亚洲稀土厂担任泥水女工的黎群,其幼子谢国良疑遭受辐射祸害而天生重度智障。週二,谢国良突然全身发抖,右耳流出脓水及出血,家人赶紧于週四紧急召来救伤车把国良送院救治。无奈,经医生约8小时的抢救后,国良最终撒手尘寰,死因是脑部及全身均受到细菌感染,结束了短暂的29年生命。他的姐姐控诉,弟弟一开始只是发烧,却在短短两三天内情况恶化,最终因细菌感染而突然毙命,她相信与弟弟身体一直潜伏的辐射有关,才会导致弟弟自小体弱多病。发烧3天突恶化不治谢国良的姐姐谢丽芬在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难过地告诉记者,国良是于週一开始微烧,过后却突然变得安静且没有胃口进食。“国良自小就不懂开口说话,他以动作告诉母亲,说右脸颊肿胀疼痛,痛到无法张开口。母亲便吩咐我到诊所买退烧、止痛及消肿的药物,国良服药后,情况没有改善。”谢丽芬说,国良自週二起就开始全身发抖,并露出害怕的表情,晚上也睡不好,家人因而担心不已。週三上午9点多,母亲见国良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于是急忙致电叫她赶回家。“回到家门后,我看到国良露出害怕和痛苦的表情,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当时就有一股不祥的预兆,我感觉他好像要走了……我立即建议母亲把国良送进医院,但母亲不答应,因为国良很怕打针,之前进行心脏和眼部手术时,也显得很害怕。”不过,谢丽芬坚持把国良送院救治,致电万里望区州议员林碧霞,要求帮忙召来救伤车送国良入院。“在等待救伤车到来时,国良流着眼泪,把我的手握得好紧,似乎有很多话要跟我说。当时,他靠着我的肩膀躺着,全身已经没有力气,表情给人非常不捨,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说到这里,谢丽芬不禁哽咽起来。她续说,她当下压抑心中的悲痛,安抚国良叫他不要害怕,“我跟他说,姐姐知道你很痛苦,姐姐会送你进院,医生会帮你解决问题,妈妈由我来照顾。”她指出,救伤车中午12点抵达后,国良第一次乖乖地让救护人员扶上车及打针。送院后,医护人员急忙将国良推入急救诊断室,当时母亲和她陪伴在侧。“我告诉医生,国良已经4天没进食,这两天也全身发抖不能睡好。之后,医生替国良照头部的X光和全身检查,还有吊盐水,国良的耳朵也一直流出黑红色的血水。”她提到,国良进院时,眼睛还会东张西望,想是对医院很陌生;他过后拉拉她的手,表示说要找妈妈。国良去世前全身指甲转黑面子书广泛流传一则名为《国良去世》的文章,这是由霹雳绿色先锋组织一名成员叶秀晴所写。她到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送国良最后一程时,了解到国良过去两天来的生活情况,于是简单的将之写下再贴上网。《国良去世》的内容如下:“(国良)昨天中午进院,星期一开始不舒服,安静,没胃口,右口痛然后肿起来,四天没进食,吃了成药。昨天姐姐回去探望,国良显得很慌张害怕,通过动作,妈妈说不要送去医院,因为国良害怕打针。(他)握着姐姐的手,姐姐安慰他,可感觉国良好怕。过后,12时许救伤车来了,国良第一次乖乖听话上车,妈妈陪伴。到院后,国良在诊断期间,右耳朵流出脓水。妈妈六时许回家收拾,预备留院。7点多,医生说,要有心理準备,问家属要不要救,姐姐说让他走吧。(国良)临走前全身指甲转紫黑,9时32分离开。8时许,妈妈再回到医院,从姐姐口中得知国良没救,当下傻住了。”黎群一个月失2至亲谢国良病逝的消息传开后,面子书社团Stop Lynas Save Malaysia(停止莱纳,拯救大马)的专页于午夜12时便发布此事,道出黎群白头人送黑头人的悲哀,更提及黎群在不到一个月内一连失去长孙和幼子两名至亲的伤痛。该面子书专页的内容写道:“11.00pm。刚接到怡保红坭山黎群妈妈打来的电话,她悲痛地跟我说,国良今天已经离开人世了!我很惊讶!忙问甚幺原因?她说死因报告还没有出来,大概是脑部问题,今早送他进院,不久就离开了。她最后一次见到他的尸体,手脚都是黑黑的,不知道为甚幺会这样……“我悲痛,因为她白头人送黑头人;我悲痛,她含辛茹苦,比任何母亲都还要努力地把他养大成人;我悲痛,她不曾离开他半步,牺牲了人生30个岁月,来照顾一个当年因为亚洲稀土厂的事故,所生下来的智障儿,对他始终不离不弃!“不到一个月前,黎群妈妈送走了她因为车祸送命的19岁长孙,今天她又要送走这个陪伴了30年的骨肉,情何以堪?”促网友反思此外,该面子书专页也“祭”出一个“悼”字,还有一篇要求网友反思、鼓励黎群振作,并呼吁大家“把更多正能量传给她”的文章。这篇文章提到:“黎妈妈的大半辈子还有国良的一辈子就这样被牺牲了。不坚定反公害立场的话这种事只会一再发生,而现在武吉公满村民还在水深火热中,关丹和边加兰人民每天都在担心受怕,我们能为他们做甚幺?”《黎群的爱》短片网上流传黎群以接近半辈子的岁月守候幼子谢国良的点滴,如今只能留在《黎群的爱》短片中追忆。随着国良的离去,这个短片也再度在网络上流传起来。本地着名导演陈翠梅于去年9月造访黎群母子,为反对莱纳在马设稀土厂拍摄的短片《辐射村求生手册》之《黎群的爱》,以纪实的手法,纪录了黎群如何照顾国良及相依为命的内容,以此警惕世人,直接反映辐射对人类的伤害。这个9分钟25秒的短片,于去年11月20日上载到网络,至今已有逾10万人流览。陈翠梅在拍摄期间,对于黎群母子之间深厚的爱,也感到惊叹与震憾。她甚至形容:“黎群是把生命完全给了自己的孩子,奉献一生,让我很感动。”4月8组团参观亚稀厂霹雳绿色先锋组织成员叶秀晴指出,组织内一名成员于週四午夜11时许接到黎群来电,通知国良的噩耗。她说,其组织成员近两个星期都有过去探访黎群母子,因此对于国良的离去,他们也感到愕然和意外。她指出,组织将于4月8日组团参观亚稀厂原址和永久埋毒槽,来自雪州巴生一群小朋友还準备以黎群母子的故事呈献表演。如今,是否按照原订计划进行,他们会尊重黎群的决定。促医生勿抢救让弟自然走谢丽芬透露,母亲过后在傍晚6时30分回家收拾国良的衣服,还拿了平日睡觉的懒人椅,準备陪国良在医院留宿。不料,傍晚7时许,医生跟她说要有心理準备,因为细菌已侵入弟弟的脑部及全身,“医生问我要不要抢救国良,如果要的话,他会为国良插喉,但国良将永远成为植物人。我不忍心见国良成为植物人,也想到母亲照顾他会更辛苦,所以我忍痛对医生说,不要抢救了,让他自然走吧。细菌侵入脑部全身“我过后一直在国良耳边安慰他,还说:‘如果你要走,就安心走吧…’国良临终前,我看见他的口唇、指甲与脚甲呈黑色,皮肤也变得紫黑…国良最终在医生抢救约8小时多后,在当晚9时32分宣告死亡。”说到这里,谢丽芬再度抽泣起来。她说,母亲8时许提着两袋衣物回到医院,她立刻告诉母亲情况,母亲顿时整个人愣住了。“他去世之前,我跟母亲进入病房,母亲难过地摸着国良的身体,说‘妈妈来看你了’!国良走的时候,眼睛瞇成一条线,似乎是笑着走,表情很安详。我知道他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不想让母亲担心。”不想儿再受苦拒医院解剖当初受到红坭山亚稀厂辐射毒害而天生智障儿的谢国良,週四不幸逝世。他的家人都觉得国良的离世很突然,他们也相信国良的死,与体内一直潜伏的辐射有关。不过,国良的母亲黎群不希望儿子再受苦,因此拒绝让医院为国良的遗体进行解剖,以获知真正死因。“人都走了,即使是解剖获得真正死因又如何?”黎群伤心地说,她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为国良办理丧事的钱。疑细菌蔓延全身致死根据医生的初步诊断,谢国良是因脑部感染细菌,导致细菌蔓延全身致死。《》週五前往红坭山新村探访黎群时,她与女儿谢丽玲坐在客厅内,黎群没有很伤心,只有心疼,黎群并没有着手处理国良的丧事,全交由女儿及女婿处理。“国良的离开,或者是他人生的一种解脱,最重要的是他死得很安祥,没有很辛苦,这就足够了。“其实国良走了我很心痛,毕竟我照顾了他29年,在过去29年来,他每天都要我陪他睡觉,每晚都要将他的脚摆在我的脚上,这样他才可以安心睡觉,长久以来,我的脚也因为这样而不能如常走动了,患有脚疾。”手脚黑紫色与中毒相像黎群忆述,当年她怀着国良,在扩建中的亚洲稀土厂当泥水女工,经常吸入提炼稀土的臭味,相信因此导致国良一出世就体弱多病。虽然国良在她的悉心照顾下,身体健康越来越好,但如今却突然逝世,她也相信这不多不少都与稀土有关。她提到,国良去世前,手脚开始呈黑紫色,一直冒冷汗和发抖发冷,他在喘气一段时间后就去世了,去世时脸部和指甲都发黑,死状和中毒相像。当记者询及国良是否因为吃错东西而中毒,黎群直言,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国良很挑食,吃任何食物前都会问过她,甚至是先嗅一嗅才吃,“国良吃东西这样小心,一定不会是吃错东西而中毒!”无论如何,她说,国良离开前很乖巧,平时不爱坐车的他,看到救伤车来到家门口时,并没有抗拒,他还很愿意让医务人员替他打针和抬他上救伤车,国良这样的表现,似乎是不想让她感到担心。“我还记得当时我陪国良上救伤车,他一直握着我的手,我跟他说:‘阿妈在这里’,还叫他放心,结果他哭了,脸额两边流着眼泪,他应该是知道自己将要离开了,怕我担心,所以才流泪。平时的他,很少流泪的。”黎群现年69岁,育有8名儿子,包括4名女儿及4名儿子,谢国良是排行最小的儿子。黎群透露,她最遗憾的是,国良至今都还没有获得残障人身份证件,也没有获得一分一毫政府提供的残障人津贴,这原本就是国良应得的。侄儿甫车祸亡国良没办葬礼谢丽芬难过地说,大哥的长子在3月中不幸车祸逝世,依照习俗,是不能在同一个月内举办两个丧礼,家人只能简单处理国良的身后事,因此没有为他举办葬礼。“母亲说国良生前已经很痛苦,就给他一个好的地方安葬。”她提到,国良遗体没有进行解剖,因为家人都知道国良之前是受了辐射感染,“就算是解剖了又能如何?”因此他们决定不要让国良遗体进行剖验。“家人对国良的突然离世都非常震惊与难过,因为之前国良都非常健康,蹦蹦跳跳,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同1个月不可办2丧礼国良的姐姐谢丽芬、兄长谢国兴以及姐夫林贵添週四上午,前往怡保中央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黎群的儿女因担心母亲承受不住伤痛,因此不让母亲前往太平间,要她留在家中由其余的子女照顾。谢丽芬说,医生替国良抢救时,她在病房外一直看着国良和医疗仪器,母亲则坐在一旁。直到国良的心跳和脉搏线图不再跳动,她才跟母亲说“国良已经走了”,然后安慰母亲,叫母亲冷静地跟她进入病房内。国良的遗体过后将直接从医院领出后,前往红毛丹富宝山庄进行火化仪式及安葬。网民悼国良【愿国良一路走好... 阿弥陀佛】那天去探访时,KL的朋友送了一件Stop Lynas的T-Shirt给黎群阿姨,她很高兴,很喜欢,国良也很高兴的把那个袋子挽在身上,然后抱着他妈妈…我只见过他一次,我万万没想到,这却是最后一次……红坭山的悲剧,到今天都还是他们居民心中的痛!国良的离去,对他妈妈来说,是如何的难以承受啊!虽然照顾他是那幺的辛苦,每晚都没有睡得好过,因为她要陪在孩子身边,孩子要抓住她的手才肯睡,半夜会惊醒,会要妈妈……但是这位伟大的妈妈从来没有想过离弃她的孩子!现在孩子比她先走了,她是如何的不捨啊……【热点新闻:稀土厂风波】‧2012.03.30